赤瞳黑猫

高一喵没时间画画QAQ

【月山】人们称其为执着

感谢太太的这篇文,以前没有怎么注意到山口,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学飘球,现在明白了,是拼命的想追上月岛啊。

这里的节操满满当当:

【1】

山口忠喜欢吃软掉的薯条,其实也并不是这样,因为每次他和月岛萤去吃快餐的时候,月岛总是把软了的薯条塞到他的手里,然后重新拿起脆的开始吃。

月岛萤喜欢吃甜食,其实他真的很喜欢吃甜食,因为每一次他和山口忠出去吃甜点的时候山口面前蛋糕上的草莓都会被人用叉子叉走,然后只留下了满满的奶油给他。

山口忠知道月岛萤的一切,包括他的爱好,他的生日,他讨厌的东西,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做了月岛萤的小跟班很多年,从他被他从那些欺负他的人手里救下来的时候,他就自然而然地黏在了他的后面,无论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他有多么可怜他都不觉得委屈。

所以自然而然地,他和他考了同一个中学,同样地,他还准备和他考同一个大学,如果可以的话,他觉得他会一直这样下去。

“所以说月你真的很厉害啊,一年级就可以入正选。”他和往常一样地走在月岛的后面说着话“像我就不行啊,嘿嘿。”

“闭嘴,山口。”

每一次,都是相同地每一次,只要他一多说话就会被人冷冷地遏止住,不过他早就习惯了,沉默了一阵之后又找了一个新的话题开始喋喋不休地说了起来。

“呐,排球部的经理真的是美人对不对。”

“吵死了,山口。”

 

【2】

山口忠喜欢月岛萤,这一件事情,他一直惶惶不安无处宣泄。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没有别的朋友,在他的世界里,除了月岛萤之外就是一片空白而已。

“呐,月,放学之后我们去吃点什么么?”他挪到了休息的月的边上,带着讨好的声音“蛋糕?蛋糕怎么样?”

“随便。”月岛擦了擦脸上的汗“你别贴过来,热死了。”

“哦哦哦,那你还要吃点什么么?”

“不知道。”

“好吧。”他说着便退回到了菅原孝支的身边,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么?”

“不不不,没有什么。”

他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手,指甲被修剪地又短又整齐,手指不长但是也不算太短,但是什么用都不能派上。

口哨声在这个时候吹响,第二局的练习赛已经开始,排球被击打发出了砰砰的声音。对面扣球手的力气很大,而且都瞄准了接球能力弱的月岛。

“啊啊啊啊,月,月小心啊。”他捏着自己的衣服叫喊着。

“喂,王子殿下,你别挡着我的视线,。”

“你才是。”

“球,球过来了。”

“都说了是我先碰到球的。”

“是我好么,小心我捏碎你的眼镜。”

“月……”

“你再说什么啊,王子殿下。”

“你这个四眼混蛋。”

 

【3】

他想要变得强大,起码可以有些用处,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具体可以做些什么。直到他开始学习跳飘球,岛田诚告诉他这种球,即使苦练那么多年,最终只是在场上呆上那么仅有的几分钟而已,所有的努力都仅仅是那么几分钟的绽放。

他低头想了想,然后又抬起头回答道“那又怎么样?”

就算只能在场上呆上那么几分钟那又怎么样?他想要战斗,他想要凭借自己的手拿到分数,他想要站在那片场地上。

即使只有几分钟,他都那么渴望能够和那个人并肩。

所以山口抱着球站在了岛田的面前,万分确定地告诉他

“请教我跳飘球。”

请让我,变得有价值。

 

【4】

山口最近有了新的烦恼,很多的女生都把情书交到了他的手里让他代为转达给月岛。

各式各样的信封,各种各样的笔迹,女生可爱的自画像还有精心编写的语言,山口抱着一大堆的情书站在走廊里不知所措。女生们和他互换了手机号码还拍着他的肩膀让他多多关照。

他知道,这一切都和月岛萤有关。

所以他趁着没有人的时候一封封拆开了那些信件,然后苦笑着把他们塞到了自己储物柜的最里层。

“这些,绝对不能给月看到。”他这样想着,然后锁上了柜子,不管是不是带着所谓的私心,他都决定让这些东西永远被尘封起来。

看起来,他就像是一个小偷一样。

……

“喂,月岛君怎么说?”

“啊,他说现在不考虑这种事情。”

“是嘛,是嘛,那山口君帮帮忙说说嘛。”

“我尽量好不好。”

他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下面,手指在上面飞快地打着字,信息一条条被发送了出去,带着欺骗和谎言。

“但是他可能真的不想找女朋友哦。“

“喂,吃饭的时候别玩手机。”月岛敲了敲他面前的桌子表示不满“给你,软掉的薯条,你那边还有没有硬的了。“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山口慌张的把手机塞回到了裤子口袋里,但是这个时候又响起了短信的铃声。

“啊,对不起。“

“最近很忙么。”月岛撇了一眼山口,然后移开了视线。

“不是的。”他小声地辩解着,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打着字。

“是嘛。“他说着把面前还剩下一大半的食物推了推“,喂,这些薯条我都不要吃了,给你了,都软趴趴的。”

 

【5】

他觉得自己像是得了绝症,这种所谓喜欢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推迟在内心无限制地开始膨胀发酵。

山口点了一份薯条,专门把所有脆的都找了出来塞到了嘴里;山口同样点了一份草莓蛋糕,特地把上面的草莓整个吞咽了下去。

炸的脆脆的薯条咬起来崩地牙齿痛,新鲜的草莓吃起来又酸涩不堪。

他嚼着嚼着突然整个都将他们吐了出来,周围的人都很诧异地看着坐在角落里的他肩膀不停地抖动。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执着的人,执着到有些顽固的人,明明看起来很容易放弃但是却是要紧了就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开。

他终于学会了跳飘球,他终于在赛场上矗立了几分钟,他终于劝退了所有抱有幻想的女孩子,他终于勉勉强强跟上了前进的脚步。

他终于浑身是伤,疲倦不堪。

他想,执着的另一面,或许就是愚蠢吧。

这样想着的他又往嘴里塞着薯条和奶油,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月岛那么喜欢吃甜食,明明看起来是那么冷的一个人,却喜欢有着这么温暖颜色的食物,却一直品尝着有着让人心情变好的作用的食物。

 “喂,你没事吧。”有人上前来询问“需要帮助么?”

“不,不用,谢谢。”他狼狈地收拾着残局,眼泪永远卡在眼眶里打着转“谢谢。”

薯条和草莓混杂在了一起变成了有些恶心的颜色,奶油甜腻地嗓子发疼。

明明,那些东西他在吃的时候难过地快要崩溃了。

 

【6】

“那个,月,嗯……”山口忠把手撑在桌子上,整个人向下倾斜着,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我喜欢你啊。”他几乎像是要哭出来那样,事实上他也确实是快要哭出来了,脸烧得通红,眼眶发酸。

“哦,然后呢。”电话那边的人终于出了声,和往常一样带着些不满,又带着一些说不清楚的不耐烦。

“就算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我都会喜欢下去的。”

“嗯。”冷冷清清的答复。

“所以,就这样。”他急切地准备挂断电话,因为太过用力,手心的地方被压出了手机的痕迹,然而对面却没有马上挂断电话,但是同时又没有了声音。屏幕上的壁纸是两个人为数不多的合照,里面的山口占据了大半个画面,而月岛萤则在右后方影影约约出现了一个背影。

山口忠叹了口气,手指滑向了挂断键,虽然他还期待着月岛能够和他多说上那么几句话,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再组织一下自己的语言,起码不是像刚才那样说的支离破碎。

他每次遇见月岛萤,永远慌张地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来和他说话。每一天的放学路上,永远是一个人在前面听着歌,一个人在后面小步轻跑着。然后就是到了特定的路口,走在前面的人停下来然后和他示意了一下之后两个人分别走上了不同的路。

他永远在月岛萤的身后有些吃力地跟着他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得晃晃悠悠,稍有差池就会被甩开,然后就再也看不见前面人的影子。

他是那么害怕,害怕到假装自己已经习以为常。

……

“不许挂断。”第二体育馆的大门被人大力拉开,月岛萤一只手撑着门框,另外一只手举着手机,脸色明显不太好“不许给我挂断。”

“啊,哦,好的。”山口忠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一个没有拿稳手机顺着指缝滑落到了地上。

“我以为你还会说出什么很帅气的话呢。”月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调整了一下呼吸。

“对不起,月。”条件反射一样地,山口忠开始道歉,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但是多年养成的性格让他快速地寻找着自己可能做错的地方“我或许不该……”

“够了闭嘴。”

“对不起,月。”

“然后呢?”月岛萤却在这个时候挂断了电话,手机的显示屏上显示出了桌面壁纸,模模糊糊看不太清楚“然后呢?”他一边询问着一边向前走着。

“那个,什么然后?”山口被渐渐靠近的压迫感逼地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一下子撞到了桌子上“唔,痛。”他捂着腿蹲了下来。

“就算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都会喜欢下去的,然后呢?”月岛很快就已经站在了山口的面前,从上而下地看着他,眼睛里像是有怒意但是又不明显。

“没,没有了。”他扭过了头不敢向上看。

“嘁。”

“对不起啊啊啊。”他发誓他真的快要被这样子的月岛吓哭了,他早就该知道不该打什么电话过去还被人抓了个现行。

“我会道歉的,真的。”

“快说,请和我交往吧之类的话。”

“哎?”

“快说。”

“请和我交往吧,月。”他闭着眼睛,像是豁出去了一样,脸颊烧得难受,心脏剧烈跳动着像是要跳出胸腔一样“请和我交往啊,月。”

他在把这份感情藏匿了将近十年之后,终于大声喊了出来,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上面干涸一片但是却像是哭过很久了一样。

“请和我交往啊,月。”

“好。”

“哎!”

“我说好,还有闭嘴,吵死人了。”

 

【8】

他从梦中醒过来,满脸都是汗,他嘲笑着自己刚刚做的梦境,还有自己不停跳动着的心脏。

日历上被画上了一个红色的圆圈,今天是毕业典礼。

他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里照射进来,洗干净的制服被挂在墙壁上。

 

【9】

“喂喂。”山口忠拨通了电话,对面刚响了几下就被人接起但是并没有声音,只有嘈杂的电流音穿过耳膜。

“喂喂。”他又询问了几遍,但是依旧没有人回复,安静地像是一场幻觉一样。

“是月么?”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独自开口说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一些颤抖,握着手机的手心出了一些汗,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滚动了几下“那个,那个我是山口啊,那个,我,那个……”他有些磕磕绊绊地说着话,像是学生时代被抽到提问但是毫无准备那样不知所措。

“那个,我有话想和你说,如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

 

【10】

如果,人们称其为执着。

 


评论
热度 ( 446 )

© 赤瞳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